启蒙书网
(启蒙书网手机版网址m.qmshu.com)
启蒙书网 -> 重生之先声夺人全文简介 -> 重生之先声夺人全本阅读

重生之先声夺人 第一百章 一线牵

    “吸溜吸溜,吸溜吸溜吸溜……”

    冬至将近,天色黑得越来越早,刚过了5点半,少年宫的小卖部里就已经开了灯。窗台后的一张小桌边,一个孩子捧着方便面,大口大口地吃着香喷喷的康师傅,小卖部的老板抽着一根便宜的牡丹烟,乜着小孩,笑盈盈问道:“你今天是不是被爸爸打屁股了啊?”

    吸溜吸溜的声音一停,孩子那张小到几乎要埋进泡面桶里的脸,这时突然抬了起来,他神情冷漠地看着老板,淡淡来了句:“好好做你的生意好吧,像我这种高级客户的个人**,是你能随随便便问的吗?”

    “你个小孩……”老板笑着伸手去过小孩的头。

    小孩侧身一躲,威胁道:“别动手动脚的啊,小心我以后不来你这里买东西了。”

    老板笑道:“妈的,生意不做了,我今天非要摸一下你的头不可!”

    “你会后悔的!”小孩大叫起来,飞快说道,“小心我去超市进泡面和零食然后全都平价卖给学校里的同学,大不了鱼死网破、同归于尽啊!”

    老板伸在半空中的手一顿,终于还是犹豫着缩了回去。

    他臭着脸道:“你个小孩,以后早晚要被人打死的……”

    “不会的,我这么聪明可爱,到处给集体争光,除了我爸妈之外,没人会舍得打我的。”林淼放下泡面桶,摸着屁股一瘸一拐地站起来,走出小卖部的门,目光深邃地望向家的方向。

    刚才出门之前,他被老林和江萍联手揍了一顿。

    因为老林真的下手好重,林淼没能忍住,被揍得嗷嗷大哭。

    被揍的起因,是老林和江萍围绕买钢琴这句气话吵了一架。

    接着当老林和江萍按照国际惯例吵到约定离婚的关头,两人突然异口同声问了林淼一个几乎每个独生子女家庭的孩子小时候都会被问到的问题:“你到底是想跟爸爸还是跟妈妈?”

    然后林淼欠欠地回了一句:“你们剪刀石头布三局两胜决定吧,赢了的那个人,可以获得本大爷的抚养权。”

    由于当时林淼表现得太过淡定和冷血,这话刚一说完,老林和江萍立马就统一了战线,不由分说地就先把林淼给毒打了一通。屁股蛋子一人一瓣,江萍还打得特别伤心,边打边哭说真是白养了你个小兔崽子,居然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老林也边打边分析,跟江萍说自己其实根本就不想买钢琴,完全是刚才被这小鳖犊子给气的,于是越说越觉得林淼欠揍,打了十几分钟才停手,打完之后,气也消了,精神也舒畅了,家庭也和睦了,就是林淼的屁股肿得有点厉害,出门前还敷了伤药,闻着一股女性健康用品的味道……

    “我错了,是我嚣张了,是我飘了,是我小人得志了,我一定要管好自己这张嘴,从今天起,我要做一个文明礼貌的好孩子,直到安全成年……”林淼认真反应了自己最近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决定在爸妈面前低调做人,再也不挑战老林的家庭权威了。

    林淼摸着屁股,惆怅地朝着钢琴课的教室走去。

    没走几步,身后忽然传来一阵香风,林淼身子一轻,被人抱了起来。

    转头一看,是钟初惠。

    “淼淼,你怎么这么走路啊?摔伤了吗?”钟初惠很关心地问道,“你身上擦了什么?闻起来好香啊。”

    林淼瘪瘪嘴,装可怜道:“药膏。”

    “为什么擦药膏啊?”钟初惠又问。

    林淼道:“因为不乖,被爸爸打了。”

    “呀,你爸爸还真下得去手啊……”钟初惠好心疼道,“老师要是有你这么好的孩子,才舍不得打你呢?你妈妈呢?你妈妈没拦着你爸爸吗?”

    林淼叹道:“唉,别说了,我爸的装备就是我妈提供的……”

    “还用上家伙了?”钟初惠听得都心惊道,“用什么打的啊?”

    林淼一副过来人的口气:“还能是什么,鸡毛掸子,皮带,辣椒水,狼牙棒,狗头铡,随便挑嘛……”

    钟初惠扑哧一声笑出来,宠溺地摸了下林淼的脸,笑着说道:“胡说八道,你当你家是开封府啊?还狗头铡都出来了……你爸爸妈妈打你哪儿了?”

    林淼道:“屁股……”

    “屁股?”钟初惠摸了摸屁股的屁股。

    “别!别摸!痛!”林淼痛得直呲牙,老林刚才用的是大招,屁股都被打紫了,今晚肯定是消不了肿,江萍刚才骑车送他过来的时候,路上稍微颠一下都不舒服。

    钟初惠急忙停下。

    但林淼安静了两秒,又改口道:“还是摸吧,轻点揉……”

    “草,这小崽子……”小卖部的老板远远听见,表情都抽抽了。

    “钟老师!”这时一道健硕修长的身影,突然从夜色中跑出,飞跑过小卖部老板跟前,追到了钟初惠身后。

    钟初惠转过头,只见那个男子一脸讨好地说道:“不是说一起过来的吗?你怎么提前就出门了?幸好我跑得快,你晚饭吃了没?要不要待会儿下课了一起再找个地方吃个宵夜?”

    “吃什么宵夜啊?我下课回家就睡了。”钟初惠微笑着说,脚下的步子却迈得很快。

    男子紧跟着钟初惠,又问她怀里的林淼道:“这孩子是谁?”

    林淼抱住钟初惠的脖子,张嘴就喊:“妈妈。”

    男子瞬间脸都白了。

    钟初惠见状,忍不住哈哈狂笑,笑了半天,才对林淼道:“不许淘气啊,老师还没结婚呢,你乱喊老师可要生气的。”

    林淼很干脆:“老师我错了。”

    男子松了口气,看林淼的眼神很是哭笑不得。

    钟初惠跟他介绍道:“这就是我班上那个小神童。”

    男子眼神一亮:“拿全市奥数冠军的那个?林国荣的儿子?”

    “嗯。”钟初惠笑着一点头。

    男子又问:“你一直抱着他干嘛?”

    林淼幽幽道:“因为林国荣对我使用了家庭暴力,屁股痛,走不了……”

    男子很痛快地来了句:“林老师打得好!”

    一句话不知道出了多少人的心声。

    林淼斜眼看着他,说道:“大哥,你对小朋友这么没爱心,钟老师是不会喜欢你的。”

    男子表情一窒,转头看向钟初惠。

    钟初惠略显羞涩道:“看我干嘛?”

    男子发出呵呵呵的傻笑,陪着钟初惠和林淼,一路走进了教室。

    钟初惠拿出钥匙开了门。

    打开灯,她先把林淼放到了他的座位上。

    男子跟着一屁股坐到林淼身边,提起风琴的盖子,很是风骚地先在林淼面前秀了一段,他十指纤长,技术显得很高明。

    显摆似的弹完一段,男子问林淼道:“你写的那首《虫儿飞》,叔叔已经帮你填完了。”

    林淼仰头看着他,说道:“我无所谓,只要以后卖了版权,你能把钱给我就行。”

    “你这孩子,怎么张嘴就是钱,一点艺术追求都没有。我还想带你去录音的呢!”男子说道。

    林淼脱口而出就问:“你哪个单位的啊?”口气跟个老江湖似的。

    男子又是一阵摇头,然后从怀里拿出名片盒,取出一张交给林淼道:“拿回去给你爸爸看,就说我是他的忠实读者。”

    林淼接过名片看了眼,只见上面写着:东瓯大学声乐系讲师,吴林东。

    吴林东又道:“钟老师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你这边的课是她的兼职,厉害吧?教你的是个大学老师呢!”

    “哦……”林淼恍然点了下头,心说这年头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工作,一天只需要上一个半小时的班就行,原来是兼职的,这就说得通了嘛。

    钟初惠这时已经把教室里的所有窗户都打开,又走回到林淼身边,对吴林东道:“阿东,你说这首歌,是不是找个女孩子来唱更好点啊?”

    吴林东道:“都一样,这么小的孩子反正都是童声,音色的区别不大。”

    钟初惠想了想,笑道:“要不两个孩子一起唱吧,我再找个小女孩过来,和淼淼一起唱,我这边班上有个小女孩,我感觉挺好的。”

    林淼立马一本正经地要求:“搞组合可以,不过不漂亮的不要啊!”

    “人小鬼大!”钟初惠弯下腰来,戳了下林淼的额头,笑道,“保证漂亮,肯定配得上你的。”

    林淼问道:“谁啊?”

    钟初惠神秘一笑,“你认识的,她妈妈都跟我提起你了。”nt

    :。:

    (启蒙书网wwW.qmshu.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 完本小说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