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书网
(启蒙书网手机版网址m.qmshu.com)
启蒙书网 -> 道友记全文简介 -> 道友记全本阅读

道友记 第三百一十八章 血箭

    皇厅之上,站在大夏王朝权力巅峰的女人,实际也就是二十几岁的年龄,比徐风恐怕大不了几岁,骤然一看,漠然之色里还有一种年轻女人的拙稚。

    以这样的景象,任谁也想不到,这是一个主宰亿万生灵的半神。

    但就是这个长居深宫之中,不显山不露水的女人,在淳化初年,做了一件轰的整个大陆的事情。

    她亲下口谕,率数千虎贲军,剿杀三位辅政大臣,以及他们的亲属、门人、同乡、师生,叔伯之侄,无论妇孺老幼,近万人全数屠戮。

    传闻那些执行命令的虎贲,都杀红了眼,斩首的刀都砍钝了几十把,而夏敏公主,于血海尸山中,冷冷的坐在白色的皇撵上,慢悠悠的吃着手里的一串葡萄。

    四位辅政大臣,她灭了其中的三位。这三位辅政大臣正是反对夏末梁继位的中坚力量,而硕果仅存的一位,就是如今的丞相吕公权。

    当年,吕公权没有表明自己的拥立态度。然而任谁都知道,在政治上,没有态度,就是持反对态度。

    吕丞相就在朝堂之下,夏敏公主就在皇帝之侧,他们的目光没有相遇,只是虚无缥缈的落在朝堂上不同的位置,饶是如此,仿佛有两团急剧膨胀的野火在大厅里燃烧,众位大臣只感到无尽的压力,朝服背后,渗出丝丝汗水。

    公主发髻微动,目光落在了府尹董飞熊的身上。瓷白的脸庞荡起一丝轻笑,好像是赞誉,又好像是鼓励。

    董飞熊脑子里嗡的一声鸣响。

    他知道终于到了站队的时候了,墙头草的日子终于结束了,因为有一道猛烈的风,专门为他这颗草而起,他不得不倒向一边了。

    董家数千口人,是死是活,就在今日了!

    董飞熊想着,猛然向前跨出一步,大声说道:“臣,自举为青衣试主官,代先太尉未竟之职责。”

    ……

    刷,朝堂上无数目光聚集在列众而出的董飞熊身上,少年天子脸色一变,抓着龙椅的手,微微颤抖。

    虽然是玩乐天子,但骨子里还有少年的那点傲气,他知道朝堂上一半以上的大臣都是姐姐的,另一些是丞相的,但他也期望有亲政的一天。

    而产生这种期望的根源,就是如今跪在堂下的府尹董飞熊。因为这个官员,置身两种势力之外,只效忠大夏,或者说只效忠自己。

    以夏末梁的性子,如果董飞熊去宫里求他,当然会给他做这青衣试主官,甚至直接接了太尉之职也不是不可能。

    如今这董老鼠却给公主充当马前卒,甚至不惜在吕丞相面前,在群臣面前。

    你也要叛了朕!

    夏末梁心中一沉,知道按照例行规矩,此刻应该转过脸看一看姐姐。以表明自己的愚蠢,表明自己是公主殿下的应声虫,这一转头,会被朝堂上的所有人解读成:“姐姐,该怎么办,你赶紧替我拿个主意吧!”

    但他不得不假意征询公主的意见,因为他惧怕这位姐姐,怕身旁那位老太监,怕皇宫后院,万年深井里的饕餮,也怕自己成为寝陵里无数暴毙天子中的一个。

    夏末梁转头,迎上的是一张笑靥如花的脸庞,上面写满了关爱和让人安心的担当,而他只觉得冷。

    平静而充满自信的声音,在朝堂廊柱之间流转。

    “我大夏有的是勇挑重任的官员,青衣试乃是扭转大夏国运的盛事,吉时不得再有拖延,董府尹既然有此勇毅,我看可以。众位可有异意?”

    朝廷之上雅雀无声,左都御史眉头微皱。

    “我大夏”什么时候一名公主也敢以大夏主人自居!

    “不得再有拖延”这是命令的口气,而直接问众人有何“异意”,表明了,要看谁敢反对。

    左都御史一心谋国,为人向来耿直,往昔对居于两种势力之间的董飞熊还颇有惺惺之意,今天才发现自己是瞎了眼。

    能活着站在朝堂上的,没有一个是傻子。他不敢直接非议公主,却昂然向前数步,施礼,然后说道:“朝堂之上,有的是老成谋国的官吏,驰骋沙场的将帅,任谁做青衣试主官老臣都不反对,唯独这位董府尹,臣有微意。”

    “哦,御史尽管直言,说来听听。”

    公主显得饶有兴致,轻拂衣袖,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坐姿。

    “大夏自有威仪,选任官吏皆是相貌堂堂,威德兼具之辈,况且青衣试大典,四方来仪,天下瞩目,以董府尹之才具,当然堪此大任,但……但是,不是……”

    朝堂之上,非议一个官员的容貌,左都御史意思表达到了,下面的话,再说就显得有失礼仪了。

    意思说道这里,那位高居上位的公主,自然知道御史指的是什么。

    众人听闻,没有想到,一向快人直语的左都御史竟然从这方面说起,心中不由莞尔。

    但也是片刻功夫,轻松的气氛渐渐浮起一层严霜。因为公主并没有接左都御史的话,

    气氛陡然直转,左都御史不知如何自处,木然站在朝堂之间,怀疑自己言行是不是过于唐突了,抬头望见公主冷若冰霜的眼神,猛的打了个激灵。

    董飞熊那里敢自辩,把头埋的更低,好像场间的事情与他完全无关一样。

    今日朝会之前,董飞熊特意打扮了一番,但底子在那里,无论如何打扮,也显示不出半点威仪。在众多身材高大,容貌俊朗的文臣武将之间,佝着身躯,显得越发不堪。如果不注意,甚至容易被人忽视,因为他又瘦又矮。

    “迂腐。”

    朝廷上的一声斥责,声音依然不大,但气势足够凌厉。

    “如今是什么时候,还拘泥于礼仪,北方连战连败,南方蠢蠢欲动,连太尉都被人阴死了,你还在讲什么国之威仪!国难之际,非常时期,用人当然不拘一格,董府尹这份勇毅之心,谁人能比!”

    说到太尉被人阴死的时候,公主若有若无的看了一眼堂下的吕公。

    镇西军统领万里云身后的长发,无风动了一动。同一时刻,站在皇帝后面的那位老太监,分在两边的手掌,无声的合在一起。

    朝堂之上,再次雅雀无声。气氛凝重之极,北方边境的战事好像一块巨大的阴云,笼罩在朝堂上空。

    钦天监监正,捋着一尺长的白胡子,笑呵呵的打圆场:“大夏命火,数年来,沉渊大陆洪水肆虐,暴雨连连,时运是不济了一点。但老夫夜观星象,今月正是火云南移,时来运转啊,只待青衣试后,天下才俊入阁,王朝必然重振于天下。”

    众位臣僚,这才松了一口气,有几个末位的切切私语,交换对北方战事的意见,也在等待着皇帝、公主最后的决断,董飞熊的凑请,毕竟还没有得到回复。

    跪在地上的董飞熊跟着松了一口气,如此看来,这青衣试主官应该是定了,合着那太尉该死,合着自己手下兄弟们消息灵通,合着自己夜闯皇宫,却又偶遇公主,才有这样一番造化。

    虽然一个青衣试主官算不得什么,但历来主持过青衣试的都是国之柱石。季厉,吕公权,甚至数百年前的龙千秋,都曾担任过这一临时职位。

    这是一个名留青史的机会,做这一回,就是死,也值!

    吕公权一直没有说话,但不代表任命这个职位,不用征求这位大夏丞相的意见,那怕是礼节上的。

    公主微微摆头,带着一丝冷淡,看向那位老臣。

    吕公权没有说话,轻轻抖了抖衣袖,镇西将军万里云双手一展,一直特殊的长箭出现在他宽厚的双掌之间。

    箭矢上带着血。

    (启蒙书网wwW.qmshu.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 完本小说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