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书网
(启蒙书网手机版网址m.qmshu.com)
启蒙书网 -> 特工农女全文简介 -> 特工农女全本阅读

特工农女 第七百零八章 岂是一个乱字?

    冬夜里,寒风刺骨,锦绣一身黑衣覆着面具游走在黑暗里,刚刚离开方府走进巷子拐角,便见那院墙一角小心翼翼的走出一个人。

    方府门前的灯笼在寒风中一闪一闪,里面的烛火虽然明明灭灭,可这已经足够让锦绣看清那人的脸了,正是锦绣之前在方静言小院中见到的那个下属。

    那个反应极快,在见到陈江流避免打草惊蛇,所以便拿出征兵布告忽悠他的下属,那个在方静言发疯打骂眼中闪过不满情绪的下属,半夜三更,此人又偷偷摸摸,除了有异心锦绣也想不出别的。

    如此一来,那这个人之前的态度就很好解释了,没有被月光照射到的巷子拐角处,锦绣裸露在外的唇瓣勾起,潋滟的凤眸趣味一闪而过。

    有意思了,锦绣唇瓣轻启,无声的说着。此时她却是不急着走了,悠悠的跟在那人身后不远不近的吊着,夜半三更,左右无人,那人却连灯笼都不敢提,只是在偶尔遇见漆黑一片难辨前后的时候吹燃火折子,然后继续前行。

    倒是谨慎啊,怪不得能在方静言身边做了一年多的事儿,成为心腹。锦绣心中嘀咕着,从容的跟在那人身后,不似那人毫无形象的摸索,锦绣的举手投足都透着从容。

    就这般,过了约莫一炷香的功夫,躲过了两个打更的,锦绣跟着的那人又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遍周围,直到确认安全无疑,这才走进巷子摸索到一个角门前敲了敲门。

    锦绣没有急着跟进,反而顺着这个角门的院墙,摸索到前头,清楚的看见那宅子的朱红大门上悬挂的两个大字“季府。”

    越来越有意思了,那个晚间坐在他隔壁,叫价五百两想做冬雪入幕之宾的季少宣便是季家人呢!锦绣磨搓着指头,心下盘算开来。

    红姬说过,尹家和季家可是泗水的土著,与两年前空降的方静言等人完全不同!如今这季家埋钉子入方府,所图不可谓不大啊。

    看着越发浓黑的夜,锦绣抬脚跃上季府门廊飞檐寻着回去的路,黎明前的黑暗,还是早些回去的好啊。

    心下如此感叹着,锦绣唇角的笑容却是说不出的意味不明。待轻易的找寻到那三层楼高的芙蓉园,锦绣没有丝毫犹豫的纵身抬脚的踏着院墙跟瓦片而行。

    这是最近的路,奔波了一天,这副没长成的身子难免疲乏,锦绣不满的砸吧着嘴巴,眼中的笑意却是说明了她乐在其中。

    风在吼,不时路过的民宅响起狗吠,却是让锦绣弯起了眼睛,眼下只有泗水城乱起来才好呢,乱到顾不上征兵之事,乱到自顾不暇,毕竟只有破后才能立嘛....

    锦绣狭长的凤眼此时却是弯成了狐狸一样的弧度,既魅惑又有着说不出的危险。

    ..............................

    冬日的阳光不刺眼却又能让人感觉到温暖,睁眼虽然是粉黄色的幔帐却没有让锦绣感觉到任何不适,睡在床头的人已经早早醒了,正坐在梳妆台前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理着自己的容貌。

    锦绣勾唇一笑,扯了扯被子翻个身,倚着手心懒懒的开口“姑娘醒的真早,身体可还有什么不适?”锦绣这暗示意味浓重的话霎时便惊醒了出神的冬雪,吓得她手中的玉梳都掉到地上摔碎了。

    锦绣觉得吓吓冬雪还是挺有意思的,但是此时却不是赖床的时候,没理忙不迭捡起玉梳满脸通红呐呐无言的冬雪。

    锦绣手腕一翻掌心便出现一把薄如蝉翼闪着寒光的匕首。冬雪刚鼓起勇气看向锦绣的时候,入眼便是这样一番画面。

    霎时就让她倒抽一口凉气,但好在冬雪理智犹在,且眼前的人身份已然不同,经过昨夜,这个心智坚强又玲珑的女子对锦绣的信任已经达到最高。

    所以她调整好自己情绪后,当下开口冷淡道“公子真是说笑了,冬雪当不起公子的爱怜.....”

    当真是清高啊,演技天赋不差嘛!锦绣此时也不似之前的深沉,望着冬雪的目光堪称温柔,眼中的笑意与调侃几乎要溢出来一般。让冬雪那张温婉秀丽的面容霎时爬满了红霞。

    调笑是调笑,正事还是要办的,锦绣抬手在自己指尖划了一个小小的伤口,待血珠滚落,锦绣将它滴在了被褥上,几息之后,锦绣掏出绢帕按在了伤口上,收起匕首,朝着冬雪安抚一笑,开口道

    “姑娘玉梳碎了,都是某的不是,待会儿某带姑娘去铺子在挑上几把,好不好?”话说着,待指尖伤口已经止血,随手将帕子塞回袖袋。

    锦绣便在那幔帐的遮掩下将大床上的被褥弄成了一团,岂是一个乱字了得?

    萧灵芸也就是冬雪,虽然出生大家,按理说本该这等事儿都要等她出嫁前才讲,可在青楼侵染两年,哪怕是再单纯的白纸她也难免染上色彩。

    所以,待锦绣弄完现场,回身便见冬雪红着脸庞,看着自己羞愤欲死的模样,可她偏偏还要扯着帕子做戏,很是不情愿的冷哼“带冬雪出门还须争得妈妈同意....”

    锦绣笑弯了眼,扯了扯她的发丝,高声笑道“那是当然,爷有的是银子,还怕媚娘不愿意不成....”这暴发户似的话听的冬雪笑弯了眼,连害羞都顾不上了,直在心中感叹。

    这位公子可真有意思,昂着头说自己有的是银子的模样,非但不让人厌烦,反而觉得甚是有趣,甚至会打心中觉得这都是理所应当。

    冬雪如此想着,对眼前这个谜一样的公子越发恭敬了,是以当锦绣伸手要拿狐裘的时候,下意识的上前两步伺候锦绣更衣洗漱,待重新伺候锦绣束完发,戴上玉冠的时候,冬雪甚至生出了几分新婚夫妻的错觉。

    可她回过神的时候也只是笑笑,有些时候有些事儿,还是要有自知之明的好,她如此想着,看着锦绣作势开门却回头看她的模样,下意识的摆好了脸上的面容,而门外不出意外的站着一众人.....nt

    :。:

    (启蒙书网wwW.qmshu.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 完本小说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